当前位置:首页 > CF刷枪软件> 正文

穿越火线刷英雄武器永久刷取

作者:admin 来源:  日期:2018/2/6 20:13:58 人气:

███████加QQ100610422████长期提供2017最新cf刷枪软件████████████████

☆★☆★☆★本站提供2017最新cf刷枪软件,cf怎么刷枪,cf免费刷枪软件2017版,cf刷枪刷永久超新星☆★☆★☆★

话音一落,他扬手一扯,她便落入他的怀中。头顶传来他清冷孤傲仿若天籁般动听的嗓音:“那好,我说不准走,你便不能走。若你一定要走,即便是折了你的双腿,也要将你留在我身边。”

    这是他第一次,这样毫不掩饰的吐露自己的心声,也是他毫不掩饰的体现他的骨子里的霸道。他这话一出,便感觉到她的身子僵硬了一下。

    他低低开口询问:“怕了?”

    南宫锦咽了一下口水,硬着头皮道:“不怕!”嘴上是不怕,心中却是真的有些怕,亏得自己是喜欢上他了,不然不是……她已经想象到了自己被折断了双腿,还加上一个铁链子牷在脖子上的样子了。

    “你可记得,当初我送你出东陵皇宫的时候,说过什么?”他淡淡的语调响起,整个人已然不若那超脱世俗之外的谪仙,而像是隐在黑暗之中的一团迷雾。

    说过什么。

    说,“我只问你,若是我百里惊鸿,并不是你现在看到的我,你,可还愿跟我?”

    其实他的真面目,一直都在暴露。只是都被淡漠的性格掩盖,故而在他忽然讲出那样一句话,南宫锦才会骤然觉得心慌。

    但,他们两个人都记得清清楚楚,当年她曾十分坚决的对他说过……愿意!

    半晌之后,南宫锦方才认命一般的笑了一声:“果真是误上贼船!那,不知道你这次是打算怎么对付我?”

    估摸着自己方才要是坚持要走,他怎么样都留不住的话,一定是先礼后兵!

    对付?这个词让他不太赞同,但他很是淡淡的开口:“不是对付,是惩罚。既然你一出来,便容易和别的男子一起出去吃饭,我便将你锁在皇宫,叫你哪里也去不得。”

    “如果你不在皇宫,我想出去,易如反掌!”南宫锦笑得自得,言语中还带着一种顽皮的挑衅。

    “所以我将陪着你回去养胎。”他倒也干脆,将自己的主意尽数托出。

    南宫锦皱眉,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若是东陵和西武的人打过来,你却不在,我们输了怎么办?”

    “只要你安好,我便没有输。”说着,圈紧了她的腰,将自己的头埋在她的发间,淡淡的香气,让他的呼吸略有些急促。

    这话,自然是触动了南宫锦。只要她安好,他便没有输?他的江山,便只是她么?

    听着他越发粗重的呼吸,她浅笑着开口:“憋着!”

    “嗯。”很乖的一个字,却夹杂着无尽的委屈。从她怀孕,他已经憋了两个多月了,但似乎也是无可奈何。

    马车之内的气氛缓和了下来,而南宫锦的面色却慢慢的沉寂了下去:“其实我不想走,不想回京城。紫陌的死,那个噬魂大阵,一定是皇甫怀寒干的好事。不报仇,我心有不甘!”

    他自然知道不报仇,她定然是不甘心的。但慕容千秋大费周章的抓了白狐的事情,他也略有耳闻,所以也怎么也不愿再将她留在邵阳,给慕容千秋任何机会。想起这件事情,他又是一阵上火:“我从前都只知你喜欢金子、银子,若说是喜欢什么动物,自然就是狼王。怎么喜欢白狐,却从来没听你说起?”

    于是这献殷勤的机会,就留给了别人,这叫他的心中怎能不郁闷?

    南宫锦的脑后也是一滴大汗,十分无语的开口:“其实我并不喜欢白狐,当年也不过是随口一说,白狐何其珍贵,原以为慕容千秋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看见,哪里知道……”

    越说南宫锦的声音越小了,当初在西武,那个阴凉残戾的男人就没有薄待过她。那一年,她看见了不少不肯顺从他的人,最终都被他残忍而毫不留情的踩断了铮铮傲骨,臣服在他的脚下。而唯独对自己,没有采取任何强硬的手段,百般轻纵,她走了之后,还记着她的一句戏言,甚至不惜为此受伤,她素来便自诩了解慕容千秋,但是到了如今,她还能说自己了解他么?

    “日后,若是喜欢什么,便跟我说。不要告诉外人。”他十分小心翼翼小肚鸡肠又万分谨慎的说道,生怕被旁人借机献媚了去。

    最后一句话,让南宫锦的眼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还不要告诉外人,这家伙!无语的开口:“知道了!”

    正说着,听见外头传来传来一声娇喝,南宫锦赶紧叫了一声:“停下!”又自百里惊鸿的怀中出来,掀开窗帘,往外看去。

    心爱之人离开怀中,自然是好一阵失落。百里惊鸿不悦的眼神也随着看了出去……

    不远处,城墙之下,竟是墨画站在原地,而出乎南宫锦意料的,竟然是风站在她的面前。墨画一张娇俏的面孔上满是不屑,指着风的鼻子开口道:“我墨画即便不再是西武的公主,也是堂堂的墨家矩子,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暗卫,竟然也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要迎娶我?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话不仅是说的风面色煞白,就连一旁的修脸色都很是不好看。南宫锦顿时觉得事情有点大条,看了百里惊鸿一眼,示意下去看看,他也未曾反对,两人便下了马车。

    风原本满腔的热血瞬间被她这一盆子冷水浇灭!原先他是最瞧不上这个将眼睛放在脑袋上的女人的,这女人一天一天得意万分,好似自己是一只孔雀,但上次出北冥之后,看着这个女人在战场之上大杀四方,顿时颠覆了自己对她的认知,那一瞬间,不仅仅是消弭了从前对她这个人过于张狂的意见,也让他觉得对方是有这样高傲的资本!

    而最让他觉得无法理解的是,这些日子他总是忍不住想起这可谓是巾帼英雄,在战场上挥斥方遒的画面,还有当日在西武,她沐浴,自己误闯的情形,甚至每每想起,就感到自己的面上一阵烧灼,几经犹豫之下,便来表白了。而且当初在西武和这个女人拜堂的人,也是自己,这不就是一种缘分?

    这一切,都让他有了表白的勇气和气力,终而鼓起了勇气,大着胆子前来,却不曾想竟使自己受了这么大的侮辱!他几乎都能听见周围的窃之声!顿时也上了火气,冷笑了一声道:“算我今日被猪油蒙了心,竟然看上了你这么个势利的女人!”

    这话,也算是对墨画的一种侮辱了,她素来高傲,如何受得了这种气?待风一说完,她便毫不犹豫的一巴掌对着他的脸挥了过去!

    而风原本是想躲,但却忍住了没有躲!

    “啪!”的一声,清脆而响亮!

    修在一旁已经忍不住拔刀而起,刀剑离开剑鞘的声音十分刺耳!他们跟了皇上这么多年,即便是他们的主子也没有给过这样的羞辱,这墨画未免太放肆了一些!

    而风,却头也不回的按住了修要拔剑的手,一双俊秀的眸子定定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脸上的一个鲜红的巴掌印犹为刺目,甚至于唇边还绽出了一丝鲜血,他冷哼了一声,开口道:“终有一日,你会后悔你的有眼无珠!”

    墨画这一巴掌在大庭广众之下挥了下去,原本心中是有些后悔,却听得风说了这么一句,她登时冷笑了一声:“有眼无珠?我倒想看看,你要怎么证明给我看!”

    百里惊鸿和南宫锦远远的看着,眉头都有些微皱。这两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搞成这样,实在是不太明智,南宫锦几个大步过去,开口劝道:“好了,这么多人都看着,你们也都是有身份的人,这样闹下去成何体统!”

    这话既是责备,也是给这二人一个台阶下。风微微偏过头,便见自己的主子略带深思的看着自己,顿时感觉心中尴尬,自己今日受了这个女人的侮辱,损了自己的颜面是小,丢了主子的颜面是大。而且作为夜幕山庄的人,他表白之前都没有获得皇上的准许,想来想去他也觉得自己今日的行为真是要被拖去慎行司打上千百棍子,方能挽回。

    好在百里惊鸿看他面色略显尴尬,便偏头没有再看他,只是再看墨画的眼神,便满是不悦了。原先在西武就不喜欢这个妄图和自己争夺锦儿的女人,是人都是护短的,现下自己手下的得力爱将被人这样侮辱,也无异于在帝王的脸上煽了几巴掌,是以整个气氛都沉闷了下来。

    墨画面带歉意的对着南宫锦开口:“是我行为太过了一些!”虽然是认错,但也只是对着南宫锦,显然是在给南宫锦面子,而非给风面子。

    风也懒得再看她,只觉得今日是自己这一辈子最后悔的一日!上次被这个女人侮辱了还不够,今日还来自找羞辱,但除了满心的愤怒,他的心中还有些微疼,那是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觉,疼痛之后,便是坚硬如铁,意欲将之彻底封闭。转身对着百里惊鸿开口:“皇上,属下请旨为将,为我南岳抵御外敌!”

    这话一出,莫说是修面色大变,就是百里惊鸿的美如清辉的眸中也染上了浓浓的兴味,夜幕山庄素来不正面插手朝堂官场之事,而风今日受了刺激,竟然主动来请要为将,这样的做法,的确值得深思。

    而墨画的眸中却瞬间充满了嘲讽,在她看来,暗卫便是狗,一个只知道保护主人,只知道看门的狗,即便他的主子是皇帝,也改变不了他只有那么一些价值的事实,见对方竟然自不量力到要请兵为将,墨画自然也断定他是自取其辱。

    而百里惊鸿思虑了片刻之后,竟然答应了:“你虽是朕的人,带毕竟军中有军中的规矩,若是你去了军中,便也只能为征北将军,官拜五品,你可甘愿?”

    风现下属于夜幕山庄的第三把交椅,这样的官位对于他来说,确实是给的太低了一些,但他很快的便领会了主子的用意,开口道:“属下甘愿!”

    “那便去领官印,与朕一同往叶洲。”百里惊鸿淡淡的开口。

    这话一出,南宫锦眼睛一亮,偏头看着他,那会儿他不是说回京城吗?叶洲正是东陵大军和南岳大军对战之地,显然自己刚刚说的话起到了效果,而他也不打算再一意孤行要带她回京城。

    “是!”风大声应答,铿锵有力!说罢踏步而去,不再看墨画,转身便走。

    百里惊鸿冷冷的看了墨画一眼,眼中尽显不悦。即便是他再好的脾气,帝王的威严也不容她如此挑衅。

    帝王之怒,岂是墨画能承受的,只是这一眼,就让她觉得自己的背脊有些发凉,甚至牙齿都有些打颤了起来,倒是南宫锦开口调解:“墨画的想法也没有什么不对,她只是求一个门当户对而已,堂堂的墨家矩子嫁给一个暗卫,墨家的人是定然不会答应的,所以她这样想也是无可厚非!”

    这话,让修的脸色有些难看!门当户对?没想到皇后娘娘还有这样的偏见,那她怎么不说自己当初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而皇上当年可是贵为南岳三皇子。

    看修的脸色不愉,南宫锦复又开口道:“你也不必这样看着我,我相信墨画本身不是嫌贫爱富之人,只是她的婚事,要给墨家的众人一个交代,这并不是她一个人的婚姻!假设当初本宫不是云家的表小姐,想做南岳的皇后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穿越火线刷枪器积分

穿越火线刷雷神永久视频

穿越火线刷雷神永久下载

穿越火线刷枪视频教程刷qb

穿越火线刷枪软件下载无需激活码

穿越火线刷枪外挂下载免费


    这话倒是事实,自然也让修脸上的神色缓和了一些。

    墨画听了南宫锦这一席话,仿佛是得了知己,抓着她的手开口道:“我的父亲就是墨家的上一代矩子,深爱我的娘亲,可惜她只是江南一家青楼的一个当红花魁所出,生父不详。墨家的长老便觉得这等出身的当家主母是辱没了墨家,父亲爱机关成痴,常常一闭关就是很久,而那时候母亲要生产,却没人告诉父亲,长老们就设计使我母亲诞下我之后,难产而死。父亲知道之后悲痛欲绝,一生都未再娶。若是我嫁给一个暗卫,我如何且不说,他自己的安全也是无法保证,而且我并不喜欢他,为何要为了他冒着和长老们翻脸的危险,与之成婚?”

    墨画这一席话,乃是发自肺腑,将墨家不为人知的辛秘都说了出来,想来也是十分信任南宫锦的缘故。

    “嗯!做你自己想做的时候,不要去管别人怎么看,你觉得是对的,就做下去!”南宫锦对着她点了点头,眼中满是鼓励。

    墨画顿了片刻,对着南宫锦开口道:“这件事情是我的家事,常言道家丑不外扬,我希望你们不要说出去!我还有些事,就先下去了!”

    “好!”南宫锦点了点头,目送着她离开。

    百里惊鸿眼底的神色也渐渐平缓了下来,若是这般,墨画的做法也情有可原,只是这一巴掌,她打的有点越俎代庖了!

    修还是有些不忿,看着她的背影想说什么。却被南宫锦的一个眼神压了下来,这让他看南宫锦的眼神也不太恭敬了起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