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CF刷枪软件> 正文

cf穿越火线刷经验,穿越火线刷枪软件

作者:admin 来源:  日期:2018/1/4 19:05:46 人气:

███████加QQ100610422████长期提供2017最新cf刷枪软件████████████████

☆★☆★☆★本站提供2017最新cf刷枪软件,cf怎么刷枪,cf免费刷枪软件2017版,cf刷枪刷永久超新星☆★☆★☆★

  就像现在,以林寻的阅历,都有些摸不清楚那黄金魔蛇一脉的戎装女子搜集的是何等物品,又有什么妙用。
    但可以肯定的是,能被一个踏足长生八劫境绝巅王者盯上的宝物,绝对非寻常可比。
    唯一让林寻不解的是,戎装女子这等修为,在采撷那些金色汁液时,却如临大敌般,一点都不敢大意。
    莫非,这种古树还存在着无法想象的危险?
    “可以交差了。”
    没多久,戎装女子起身,她已经搜集了满满一瓶金色汁液,现在决定离开。
    只是,就当她打算迈步时,只觉眼前一花。
    不好!
    戎装女子脸色骤变,下意识要反击。
    可不等她有所动作,咽喉就被一只大手牢牢攥住,将其周身力量都禁锢,令她脸颊憋得酱紫,几欲窒息。
    她心中骇然,就见眼前立着一名青年,一对幽邃的黑眸正淡漠地盯着自己。
    古荒域强者!
    瞬间,戎装女子就做出判断。
    可让她不解的是,那古荒域何等落后和衰落,怎可能出现这等强大的存在?
    “我想知道一些事情,我问你答。”
    林寻开口,言简意赅,“否则,死。”
    戎装女子神色阴晴不定,许久才艰难点头。
    “这是何地?”
    “神炼森林。”
    “位于九域战场哪个区域?”
    “血魔界。”
    听到这,林寻心中一沉,千算万算,他也没算到,自己甫一进入九域战场,竟会被挪移到血魔古域的地盘上!
    沉默片刻,林寻再次问道:“此地距离你们‘护道之城’有多远?”
    “大约三万里之遥。”
    戎装女子的回答,让林寻暗松一口气,还好,这神炼森林距离血魔古域强者所在的大本营还有一段极远的距离。
    “这里除了你,是否还有其他人?”
    林寻问道。
    “我不知道。”
    戎装女子话音刚落,只觉捏在咽喉上的大手骤然发力,产生的剧痛让她都忍不住要惨叫出来。
    可嘴巴张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她目光怨毒地看着眼前的青年,心中暗暗发誓,此次若有机会逃生,一定要将此人的神魂炼化吞噬掉。
    “你最好老实点,否则我不介意立刻杀了你。”
    林寻说着,又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
    戎装女子神色惨淡:“我真的不知道,但我清楚,来自我血魔古域的强者,不少人都会前来‘神炼森林’。”
    “为何?”
    “搜集‘神炼宝源’。”
    一句话,令林寻心中一震,猛地就想起来,以前的时候,老蛤曾说过,本命王兵欲晋级为圣宝,条件苛刻无比。
    除了需要炼化诸多天材地宝,融入本命王兵之外,还需要看机缘!
    千百件本命王兵中,不见得能够诞生出一件本命圣兵。
    而越是品相卓绝的本命王兵,在蜕变为本命圣兵时,遇到的风险就越大,极容易毁掉。
    这也是为何,在古荒域中的许多圣人,只有圣宝,而没有本命圣兵的原因所在。
    须知,圣宝和本命圣兵是不一样的。
    圣宝可以由圣人祭炼出来,但本命圣兵,则几乎都是从自身的王道极兵蜕变而成。
    本命二字,就代表了这等宝物的不寻常。
    可以不夸张地说,本命圣兵,已经和自身道行相融,就如修道者自身血肉的一部分,威力自然不是其他圣宝可比。
    可若是能够拥有“神炼宝源”,则足以让本命王兵在蜕变为圣兵时,大大提升成功的可能!
    并且,神炼宝源越多,本命王兵蜕变成功的可能就越大!
    可惜,在古荒域中,“神炼宝源”这等瑰宝,即便是在上古时代,也是珍贵无比的宝物,比本命圣兵都罕见稀缺,可遇不可求。
    而在如今的古荒域,都几乎已找不到神炼宝源了。
    林寻却没想到,在这诡异的神炼森林中,竟还能寻觅到此物!

穿越火线刷枪外挂神器

穿越火线刷枪外挂无毒

穿越火线刷枪外挂下载

穿越火线刷枪外挂免费下载

cf穿越火线刷枪外挂

穿越火线刷枪是真的吗


    这让他精神一振。
    也就在此时,被他攥住咽喉的戎装女子,那妖异的褐色眼瞳中骤然浮现出一片金灿灿的虚幻光影,朝林寻目光扫去。
    杀魂瞳术!
    黄金魔蛇一脉的天赋神通。
    他们这一脉之所以被称作“嗜魂者”,就在于这一门天赋神通上,其威力直接作用于神魂,令人防不胜防。
    而这戎装女子明显不是善茬,在一瞬间被制服后,并未选择直接动用此术,而是等林寻此刻心神出现一丝疏忽时才动手,可见其心思是何等谲诈和阴狠。
    林寻的确没挡住,这让戎装女子心中狂喜。
    可下一刻,她就愣住。